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—耶!的博客

欢迎各位同仁光临指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女命歌诀解读(三)  

2015-07-23 07:11:42|  分类: 四柱命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赋》云:女人无煞,一贵何妨。喜逢天月德神,忌见煞官混杂。贵众,则舞裙歌扇;合多,则暗约偷期。五行健旺,不遵礼法而行;冠带互逢,定是风声之丑。回眸倒插,泛水桃花;沐浴祼形,螟蛉重见,多为婢妾娼尼,少有三贞九烈。双鱼双女号淫星,不宜多犯。官星七煞曰夫主,忌见重逢。寅申互见性荒唐,巳亥相逢心不已。或有伤官之位,不远嫁定见克夫。重临枭印之神,非生离终须死别。四柱有官鬼入墓,使夫星己入黄泉。岁运临夫绝之宫,俾鸳配分飞异路。

 注:煞则七杀,贵则正官,一位则不混杂。天月二德女命最喜,不仅主富贵,更主品性。女命天乙贵人或夫星众,干合、支合多,均非所喜,干合犹忌,与官星相合则无碍。五行健旺过犹不及,失了坤道柔顺内涵。冠带乃荐枕星,主风声之丑。年卯见寅午戌之类谓倒插桃花,见水最忌,淫乱必然。时辰见年支或纳音沐浴之地谓裸形,螟蛉乃义子,暗指伤官,女命见此二者主不正。双鱼指亥,双女指巳。寅申四亥生发之地又是长生、驿马,妇命逢之主不安份、不满足、见异思迁,大需夫主明朗方可免。伤官乃背禄,背则有距,最大的距离是死别,生离、远隔等均属程度不同的“克”,故云不远嫁定见克夫,不必拘尼。余论其义自明,不赘述。

官带煞而贫贱,官得令以安荣。伤官太重必妨夫。且是为人性重。倒食重逢须减福,那堪更卯孤神。煞重须从贵室,合多定损贞名。

注:女命官带煞而贫贱,说的是格局角度,有制化、取舍则免,然格局角度的制化得当并不意味着婚姻完美,如去官留杀、伤官伤尽、伤官去官等,均是利格局而不利夫。伤官乃克夫之神,重则妨夫无疑,且为人性重。女命食神为子、为寿、为贞操、为精神领域,枭神倒食重逢则害食神,失子、失寿、失贞、精神失常。弃命从煞者,此煞为向官旺之“偏官”,反主富贵。合多不喜,干合犹忌,支合不甚忌,更要察何字相合、带何恶煞。

坐禄乘舆而稳重,逢冲遇马以轻浮。

注:禄指禄位,甲见寅,乙见卯之谓,舆指金舆,禄前二位即是,如甲见辰,得禄乘舆暗指富贵,论品性亦主稳重得体不轻浮,逢冲带马则取相反之内涵。

桃花浪滚,淫奔之耻不堪言。日禄归时,贵重人钦尤堪羡。

注:干合支刑带桃花谓滚浪桃花,或子午卯酉全现,均主淫,日禄归时暗合官星则主贵。

天、月二德以为本命,如逢印绶贵当两国之封。时日羊刃本是刚神,不利夫宫,损坏平生之性。

注:天月二德女命之最喜,不仅主品性亦主富贵,二德临印绶,福气加倍。阳刃乃旺甚之地,于女命而言过刚过强,均失坤道柔顺内涵,亦暗藏姐妹其中,故不利夫、为人性重、易偏执。

时犯金神健旺,要观八字之强。专食子荣,切忌偏印。

注:时辰见癸酉、乙丑、己巳谓金神,甲日最验,金神喜入火乡方有制,制之太过亦不忌。女命食神为子,亦是荣禄,因食可暗合官、印,最忌倒食相害。

守闱门而正静。必由阴日得中和;代夫婿以经营,此乃阳干支旺甚。

注:阴、中和均属柔顺之气,不夺夫权,安静守份;阳、旺则取乾道内涵,不唯夫马首是瞻,凡事共商、不安于守内。

欣逢正禄,怕犯咸池。

注:正禄乃正官,咸池乃五行败地。咸池临于正夫、不见于时辰亦无妨。

清秀得长生之辅,浊杂值暴败之归。

注:长生之地可指日主之长生,年干之长生,纳音之长生,长生贵等,均有清秀内涵,女命逢之主品性上佳,败地则不喜,取相反之义。

四柱败多,大忌冲身而逢合,一生忙甚,若非是妓即为媒。

注:子午卯酉四败之地,女人忌之,冲、合多则与外物交涉多,更为不堪。寅申巳亥四驿马主忙碌奔波,女命亦有所不喜。

印重与公姑相妒,食专得子息之宜。

注:劫才为公公,偏官为小姑,印重或过旺、或窃气,与此二者无情。食神精专则喜。

官煞重逢,须防淫乱,娣妹透出,便是争夫。

注:正、偏夫交集,无取舍则不知何为真夫,一身而侍众夫,娣妹即比肩、劫才,前者主分,后者主夺。

魁罡有灵变之机,日贵得安常之福。

注:魁罡得用主有灵变之机、另类才能,日贵则主福厚,二者均忌冲激。

又云:若观女命,则异乎男。富贵者,一生官旺。纯粹者,四柱休囚。浊滥者,五行冲旺。娼淫者,官煞交差。无官多合,此为不良。满柱煞多,不为克制。印绶多而老无子,伤官旺而幼伤夫。四柱不见夫星,未为贞洁;五行多遇子曜,难免荒淫。食神一位逢生旺,招子须当拜圣明。官煞不杂遇印扶,嫁夫定知登云路。守寒房而清洁,金猪木虎相逢。(此二日虽克夫而守正。)对空帐而孤眠,土猴火蛇相遇。(此二日克夫不正。)财旺生官,辅食无伤而夫荣子贵。官食禄旺,一印有助而后宠妃褒。伤官叠见无财印,败室刑夫。官煞重逢遇三合,荒淫无耻。合多官重,贪淫好色之人。官杂气衰,嗜欲刑夫之妾。身旺官囚,非师尼而为娼婢。食神变德,先贫贱而后荣华。

   
注:女命喜官星一位生旺,是富贵象征,喜自身休囚以暗合坤道柔顺内涵,过旺则不及,易失温和之性,更不宜官煞交错、正偏夫云集。命中有合,若与夫星合无妨,无夫而多合,则是无名份之合,非是良家。正夫主一位,偏夫可多位,如正职、偏职,再见偏夫多不喜。女命食神为子,一位生旺主子富贵。论格局,官杀混杂有印化则有成,针对女命而言此种组合未必最美,一官一煞透露最妙,更有机会夫荣己贵。丁巳、乙巳、辛亥、甲寅、戊午、丙午、壬子、戊申等谓孤鸾煞,金猪即辛亥日,木虎即甲寅日,二者均自坐夫绝之地,辛亥更是伤官,均不利夫,但此二日亦主守正、不甘下流、耐得住寂寞。土猴即戊申、火蛇即丁巳,前者夫绝于食神,乃是以贞绝夫,后者巳火太乙多淫,故克夫而不正。女命喜财官印食相辅相成,忌伤官、枭神伤夫克子。官煞重逢遇三合荒淫无耻,非因三合而忌,乃因官杀混杂而忌。合多官重,身旺欲多,身弱从人。若官星休囚无气,而合多身旺食重,必主克夫荒淫。财为一德,官为一德,食神变德是指食神见正官则大失所用,全依官星之轻重,若官星得所依然不失富贵。

《口诀》云:凡论女命,只用月支中财、官、印三件为奇。第一论印,无财损印,如得天月二德在日干上者,决主此妇得父母家资财,福德广盛,为人温厚,逢凶不凶;招名望之夫,生贤贵之子,受封之命。岁运同论。休咎、忌财、喜官。第二论官,亦看何支中所藏,一位为奇。一忌官多,二忌伤重,三忌带合,四忌杀混,五忌日主柔弱。除此五忌外,略要些小微财,决主此妇生于富贵之家,夫富子贤,并无克剥之患;为人精明、伶俐,尊重有福。第三论财,取月支中为要,财不要多,只宜一位,略得岁中一位官星。此命招父母力气,得见成金宝之福,益夫益子,善于持家。除此三格外,以下十五格皆非妇命所宜。

  
注:女命官为夫,财为生夫之物,为夫的本质、里象,印为护夫之物,亦为身份、名份、称呼、证书,三物无损,必然旺夫、得贵夫。若能详察此三物内涵,于女命之奥思过半矣。印星最喜天月二德,主福德广盛、逢凶有救、遇难有解,印亦是印迹、印证,若和局中贵气、尊位交涉,多主得到社会价值体系认可的地位。除此之外,印绶还有着更广泛的内涵,印绶和食神的组合可以论断女命的贞洁、底线、精神层面等等,而这些和格局几无直接关系。女命之官星,一位总是最妙,多现总有不宜,财星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表夫之事,代表着命主和夫星双方思维倾向、真实意图,民间诀云:女人若把正财见,丈夫对你最关怀,即有如此层面的表述。

盖十五格莫非伤官、七煞、羊刃、建禄、冲动、遥合,多无官星,有伤财印,所以不取。妇人用官星为夫,见伤官为伤夫,用生出为子,如甲日生人属木,用丙丁巳午寅戌为子火,得时令便作多子之命言之。火临墓绝之地,或临水局,壬癸相克,方断无子。若火居绝墓之地,四柱有冲,晚年得嗣,终不为孤。

注:伤官之格,纵有富贵在身,亦有很大机会伤夫克子,大要财印紧密配合方为好命。女人“好命”的标准与男命有所不同,后者更注定本人的富贵层次,而前者同样注重夫、子的荣华与否,而古代女命依己而荣,太困难。女命官星为夫,见伤官则伤夫,以所生者为子是指年命、纳音而言,以六神则食神为子。

又六壬日壬寅时,《三命》云阳干产阳为子,产阴为女;阴干产阴为子,阳为女。寅乃木之分野,甲木临官之地,当生荣贵福寿之儿。若木在午未申酉之时,火土分野,木墓死绝之地,主子息寡少,纵有,亦多贫疾,不然僧道、过房、螟蛉之类。又乙木生人,用庚为夫,庚用丁为官星,丁却为乙食神,即子星也。丁生旺得时,即夫之名分是取食旺相、官明朗,不但夫荣,亦子贵。余伤此推。

注:阳干产阳为子、产阴为女之论,可做参考,不足为全凭,对子息的精确论断当以食神为首要,其余宫位、纳音年命所生者为辅,若食神生旺得势、得体,再见身命所生者有所凭籍,主子荣华必然。即如所论,若乙见午时,再有丁火透出,则食神据时辰之利而旺,纵身轻亦不可曰子息寡少、贫疾。原论所列丁火为庚夫之“官”,亦如此理。

又云:女人之命见七煞,即为偏夫。因会正官,偏正交集,所以不喜。若偏官只一位,柱有制伏,无淫乱之说。但主欺夫夺权,会持家,性刚。若日主健旺,或背禄,或月时无所倚,或夫星死绝,或孤神六害,多出家师姑之命。不然寒房守望,独坐哭夫之命。如夫墓绝并鬼伤之乡,主重婚再嫁。夫若命强可配,却一生不和,当生离死别。官星显于生旺之地,煞星陷于衰弱死绝,亦作清正财禄之命,不以混杂论。若煞星多,则忌更带合神,官衰食旺财党煞,非娼妓之流,则淫滥之妇。

注:女人之命见一煞一官,均谓纯一,一位即可,不论官杀,再点丁点食神则七煞化作偏官,更主夫富贵,制之太过方有欺夫夺权之嫌,若本命格局亦是七杀格,主双方均无大志、无主见。夫旺身旺,有克夫之字,主克夫再嫁,然多可终老,身旺夫绝则主夫缘薄弱,纵多嫁亦难白首。正偏夫同现女命之不喜,若正夫明显强势于偏夫,不以混杂论,聊作干扰,无力分我夫缘之故。食神为子、为贞,若官衰食旺更煞多带咸池多合等,则生无夫之子、贞操献于众人,易为淫滥之妇,

又云:女命多有产厄,乃食神带枭,而枭神太重。又生年干头上带伤官,时犯羊刃、冲刑、克害,更加流年及运冲合枭刃,决主产厄无疑。若八字安稳,无克战刑冲之患,日干建禄,煞星受降,更逢天月二德,一生不犯产厄及血光之阻,逢凶有救。

注:食神为子星,逢枭神夺则克子、损子,食星生旺无大碍,食星休囚易无子、难得子。伤官、阳刃、枭神、白虎等汇聚更不利,喜二德以相救。

又云:凡妇人日主弱,比肩旺,主婢妾夺权。如甲寅、己巳、己卯、辛未,此命日主己坐卯上,柔弱无力,己巳比肩同类,生四月火土印旺,天时比肩得地,年上甲为夫星,月上己巳合去,日主衰弱无用,此妇平生被妾夺权,不得丈夫和气。余仿此推。

注:日主弱,比肩旺,乃我弱姐妹刚强,若夫星明透作合,易为他人所得。在古时主被妾室偏房夺权,在今日主夫钟情他人、离异、婚外情,若我强于他人,则我夺他人之夫。

又云:凡看女命,须五行清淡,不要生旺,不居暴败,不犯临官,得四柱和气为佳,休囚死绝为上,不带贵人、驿马、旺禄、合神为良。若犯生旺、临官,兼有贵人、驿马、旺禄、合神皆为不美。犯亡神、劫煞、三刑六害、羊刃飞刃,皆为不善。《神白经》云:驿马遇贵神,终竞落风尘。合绝莫合贵,此法人难会。但以日为年,此诀圣人传。带禄入生旺,产死遭人谤。带禄入衰乡,虽祸未为殃。司马季主云:凡推女命,贵人一者为良,若丛杂合多,不妮即妓。

注:女命大体而言禀中和之气为佳,不喜过旺、居于败地,亦不可轻言休囚死绝为上,在于轻重把握,这是一种大局观念,不宜和具体而微的论断对号入座。女命不喜贵人、驿马、旺禄、合神,但有此而富贵贤良者亦不乏,全在配合得当与否。即如财官印食四吉与杀伤枭刃四凶之别,前者具备了一个更良好的富贵基础,但和富贵与否没有直接因果关系,学者自明。《神白经》云:驿马遇贵神,终竞落风尘,即马星和贵人内涵的结合。合贵与女命不言而喻,故绝之则“有救”,或与绝处相合、相合化于绝地等。过旺无论针对女命还是男命,都有一种潜在的“逾矩”之嫌,可以影响到人生的各个层面,如逢禄、马之地,甲逢寅卯、戊逢巳午等等。

沈芝云:“桃花又带双鸳合,冗杂贵人真妓才。”桃花者,临官上见马谓之桃花,马临官上见劫煞谓之桃花煞。又有一般煞,乃巳酉丑生人见午之例,谓之咸池煞。全见,谓之遍野桃花煞,女命最忌之。双鸳合,如一己见两甲,一乙见二庚,一辛见二丙,一丁见两壬,一癸见两戊之类,或是四柱元有甲己,又有乙庚,子丑寅亥,两两对合,谓之双鸳合,女命有之,皆不为良。若犯桃花煞更双鸳煞,尤为不美。《理愚歌》云:贵人或落空亡里,禄马背违不如值。假令性识甚聪明,男即伶伦女娼妓。亦有生来贵族中,淫声浪迹颇相同。须知斯命重所使,桃花三月惹春风。《源髓歌》云:滚滚桃花逐水飘,月笼华发色偏饶。多情只为空伤合,惆怅佳人魂易消。以上皆论桃花煞,犯者皆为不良。若犯三刑六害、亡神劫煞、孤辰寡宿,皆主丧夫克子。

注:临官上见马谓之桃花,临官本是寅申巳亥四马之地,再临命局之马星,必然与年支相冲合,冲、多合、贵人、劫煞,女命所忌者皆现,岂能不乱,桃花煞亦可论五行败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